考试周刊杂志社官网
当前位置:考试周刊杂志社 > 论文资源 > 正文

借“小人物”之眼 品生活之味

发布时间:2021-07-15 人气:

  摘 要:小说教学在初中语文阅读教学中地位不言而喻,然而目前小说教学形式却缺少创新意识,尤其是文本中主角光环过于突出,其他小人物形象几乎没有涉及。这样的课堂千篇一律,缺少教学趣味增长点,对于作者的创作意图揣摩不够,文本的解读也一定是不够深入,甚至是有失偏颇的。文章以《范进中举》为例,从小说教学中小人物角度,去探讨品味小人文物的文学价值,希望能够打开小说教学的新视角。
  关键词:小说教学;小人物;共情;情节;主题
  小说教学在阅读教学中也占据着半壁江山,其地位真可谓是举足轻重。多年来的教学实践让笔者对小说教学一度陷入教学程式化的误区:无论哪一篇小说,都是初读感知说情节,回读品人物,三读剖主题。在人物的分析环节,“中央视角”永远聚焦在主要人物身上。长期以来,乐此不疲,几乎“走火入魔”。小说中的其他小人物虽然笔墨较少,但是却是不可或缺的人物,他們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对这个群体的视而不见会不会造成文本解读的不完整甚至是偏差?
  文章以《范进中举》为例,探讨小人物的对于丰富文章内容、推动故事情节发展以及主题探究等方面的意义来研究其文学价值,探讨小人物对于这些读者来说具有的特殊的阅读体验的架构意义。
  一、 趣味:“小园几许,收尽春光”
  (一)增添故事趣味,丰富文章内容
  “独木不成林”“一人不成众”,在主体人物之外一般都会塑造众多小人物,通过对他们形象的塑造与刻画,小说的内容更加丰富,故事性也更强。读者读来就如看一幅幅风景画,这边和那边的风景是各不相同的。在看《红楼梦》时不仅会关注贾宝玉与林黛玉、薛宝钗的爱情悲剧,也会悲叹“金陵十二钗”各自的命运,甚至连“金陵十二钗”副册中的人物命运都牵动人们的心弦。众多的人物,在眼前展现了闺阁佳人的人生百态,丰厚了文章的内容,展现了真正的人性美和悲剧美,可以说是一部从各个角度展现女性美以及中国古代社会世态百相的史诗性著作。
  在《范进中举》一文中,众多的百姓乡邻、商贩小吏、乡绅官员等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个人物都有属于自我的故事。胡屠户虽不是主角,却是行走的“笑点”携带者。他所到之处,总是让人捧腹,但是仔细回头品味,又是啼笑皆非滑稽至极。范进老母也是个悲苦人物,一辈子缺衣少食,但是却极其疼爱儿子,当所有人忙着治疯之时,只有老太太哭着赶出来叫道:“亲家,你只可吓他一吓,却不要把他打伤了!”她可是“饿得两眼都看不见了”,但是却能赶出来追胡屠户,足可以看到老母亲对儿子的深爱和关心。一个以儿子为生活全部的母亲,到头来却是没享到儿子的一点清福就因为太过激动而一命呜呼了,多么可怜可悲可叹!
  在这,每一个小人物都让人们读到一个属于他专有的名词,让人们看到了每个阶层的人物的情态,当然这也是范进生存的环境当时社会生态的折射。读着读着,小说丰厚起来了。黄厚江老师说过“任何好课是以认真文本解读为基础”,立足文本解读的教学立场、作者立场、学生立场,知道教学的路径,能站在作者的角度去想,能以学生的眼光去解读,
  (二)拉近读者距离,引发共情体验
  小人物故事千差万别,自身的性格也各异,,读来有的让人啼笑皆非,有的让人拍案而起,有的让人为之动容,有的让人潸然泪下……每个阶层、职业的人都有涉及,小说读起来更能让每个读者找到自己的影子,也共容易引起读者的共情体验。
  几十年醉心于科举的范进一家生活困窘,几乎可以说是挣扎在生死边缘,老母也因范进考学家里无米下锅几乎要饿死。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周边人并没有伸出援助之手,无论是同为贫苦人民的乡里邻居,还是至亲的小商贩岳父,官僚乡绅更是无人问津。这不禁让人感慨如今生活的幸福,当今时代的温暖。
  但是在范进中举之后,众乡邻不仅在报录人刚报录之时纷纷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祝贺,而且绝没有空手而来的,“有拿鸡蛋来的,有拿白酒来的,也有背了斗米来的,也有捉两只鸡来的。”甚至还有搬桌椅来的,毫不热情。可笑的是范进一家,家徒四壁,“挤了一屋的人,茅草棚地下都坐满了”,比如今商场活动还火爆啊!范进被丈人打晕了之后,“众邻居一齐上前,替他抹胸口,捶背心,舞了半日”,就连那掉到泥塘里的鞋,也早有人“把那一只鞋寻了来,替他穿上。”多么荒唐!
  胡屠户这一人物形象相信大家不陌生,这一小人物前倨后恭,带有典型的市侩嘴脸,对自己的女婿也没有半点仁慈,有的只是讥讽怒骂。他对范进的称呼也前后变化,面对考中后贺礼的分量变化,范进赠银两后的“攥”“舒”“缩”“揣”等动词,从女婿家离开时千恩万谢对象的变化,动作由“腆着肚子”到“低着头”的变化等等,这个人物形象在夸张的描写中尽显讽刺特色。
  小说塑造了众多的形象,读者读来更容易在文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也更容易引发情感共鸣。在品读解析的过程中,小说内容自然从一个主角自传式过渡到社会的形形色色的人物。读者在阅读无数“趣味”人物故事时,文章的内容不经意间就丰厚起来,对小说的解析当然也更为深刻,语文课的滋味自然生发出来。
  二、 深味:“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小说是以刻画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环境描写来反映社会生活的文学体裁。”每个人物的出现都是有伏笔有预设的,下文的情节可能就由他穿针引线引起勾连。所以,小说在阅读的过程中,要关注人物的前后变化,关注人物关系的交织,可能就是这些小人物会引发情节的过渡。
  胡屠户傲慢势力冷漠无情,不仅不借钱给女婿当路费,甚至在女婿赴考期间连女儿的生活也不接济,这才有下文范进上街卖鸡。当然胡屠户更重要的作用还是治疯的一个实施者。用一个最为轻蔑最为可笑的方式去治疯又是何其讽刺!
  张乡绅在教材的选段中,出现的片段就是逢迎讨好、巴结奉承、拉拢关系,这不得不引人深思:这样一个有权有势的有钱的乡绅,为何要巴结讨好一个刚刚中举的范进?其实如果读后文就知道这个人是多么工于心计,这个人无论是出钱出力出谋划策,一切都是为了利用范进的人物关系来“打秋风”,通过范进这个人物穿针引线,来攀附范进宗师周学道和汤知县,以此来巩固扩大自己的权势。这个人物心机又是何等深厚,处世是何等的圆滑!

相关推荐